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访谈 >> 推荐访谈 >> 兰亭 山东 书法 书法家 人物访谈
      分享到:

      书法兰亭奖创作奖获得者张延龙谈书法

        作者:核实中..2013-10-28 15:27:20 来源:新华网

        近日,新华网山东频道专访了中国书协举办的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创作奖获得者、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张延龙,就书法的继承与创新等问题,和他进行了深入交流。

          【新华网山东频道】作为中国首届书法兰亭奖创作奖获得者,您专注于书法理论的研究与创作,您认为怎样才能写好书法?

          【张延龙学习书法是件很容易的事,但要写好书法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 傅抱石曾有一印曰“往往酒后”,齐白石“宁饿死不出京城”或曰“愿为青藤门下走狗”。这便是搞艺术,写好书法人的心臆写照。

          写好书法首先要有极大的兴趣爱好,人对每一事物产生无法控制的喜爱之后,便会全身心地、毫不顾忌地、坚持不懈地去追求、去思考。写出很好的书法作品需要有合理的、科学的、客观的训练方式方法,也要有正确思想和理论指导。我认为,最朴实的、最实际的、最易懂的是宗白华《美学散步》中所讲“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一段。他把书法学习概括为三段:一、用笔。二、结构。三、章法。

          【新华网山东频道】什么机缘使您获得了首届“兰亭奖”?

          【张延龙】人需要机遇、需要机缘,但机遇与机缘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

          记得2000年因工作变化,从繁杂的工作中一下子清闲了。便一头钻在了字帖和书堆里,又参加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第八届培训班,并获得了两届培训班学员成果展一等奖,2001年自作文《沂蒙山游记》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庆祝建党八十周年”全国书法展,获“纪念苏东坡逝世九百周年”全国书画展银奖。自作诗书法作品入选“纪念焦裕禄全国书画展”,作品被纪念馆永久收藏。这个时期书风取二王之法,“兰亭序”、“圣教序”、“王公督木传”等一大批二王风格的书法字帖置满案头,临摹多遍,同时对孙过庭《书谱》进行系统研究,在旅游中撰写了多篇游记和诗词,使诗文创作水平得到了大的提高。这个阶段正是刘炳森领导中国书协力倡二王及晋唐正统之风,使在前几年的“流行书风”总领下的书坛有了一种面目。我的作品《九龙大峡谷游记》从三万多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自作文《碧草赋》以全国第二名高分,一举获得书法艺术创作金奖。

          【新华网山东频道】现在书法作品所写的内容大多是古代诗词歌赋或经典的成语短句,在您看来,书法的内涵与形式到底该是怎样的关系?

          【张延龙】书法的“内涵”与“形式”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如颜鲁公祭侄稿乃悲愤所至,故迅急怒驰。苏东坡《寒食帖》困顿冷寒,不计工拙,反成佳篇,可谓无意于佳乃佳尔。唐孙过庭《书谱》曰:“羲之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环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则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甚至是每个人的脾气,性格不同,所表现于书者亦不同也,所书写的内容不同,所用笔状形,章法,迟速也不尽相同也。《书谱》中又有所论:“虽学宗一家,而变成多体,莫不随其性欲,便以为姿,质直者则径健不道,刚很者又倔强……”

          我在2010年7月《兰亭群星荟中原》书法精品展上所作的“创作感言”中写到:“书法是文化人的事,因之没有文化品位的书法乃下下之品也,以此类推。造型不准确,线条粗劣乃次品,错字连篇乃废品也。要真正成为书法家,第一要多读书,第二要把字写好,第三还要道德文章,缺一不可也……吾辈不可不知、不可不察也。余参加各类大赛均以自作诗文以付,意在此也。”

          总之,书法的内涵与形式同等重要,而形式永远是为内容服务的。如绘画,如音乐,如建筑……一切艺术形式都应该是这样的。

          【新华网山东频道】在书法的临摹到创作这一过程中,您感受最深的,或者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延龙】古今书法家的学书之路,没有一个不是从临帖开始的,并且还要和同期的书法高手交流切磋,互相影响,共同提高。我曾经对我的学生说:“入之不深,出之不高”就是这个道理。而今销声匿迹,究其原因乃入古尚浅,或只取一家,或成名后不再临帖,甚至有的固步自封、排异存己、不读书、不看报,这样的人艺术生命已经消亡了。学习书法,艺术的生命就像冲锋陷阵的将军,能杀能进,又能杀能出,还可以再杀再进、再杀再出,就像常胜将军赵子龙。才能留下赫赫战功,名留青史。如偶尔侥幸,沾沾自喜,纸上谈兵,犹如赵括之流,夸夸其谈,手上功夫了了,岂不“黔驴技穷”后功不足,“立见消亡”乎。故此要求源溯本,取法乎上,过去的荣誉只能代表过去。

          我的导师郭连贻说:“临帖是终生的事。”他自己也是身体力行,七八十岁的老人,伏案临“兰亭”、临米帖,就像小学生一样执着和认真。我的导师郭连贻又是饱学之士,故书中卷气涓涓生出,可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也。当今书家有几人还在读古文、作诗词、遍临名帖?有一大名家对学子言,诗在五秒钟思成,结果憋了半小时未得,大跌眼镜,灰头土脸告终。岂不贻笑大方,自欺欺人乎。

          【新华网山东频道】您对现在的“流行书风”是如何看的?创新谈了许多年,您怎么看待推陈出新?

          【张延龙】“流行书风”一词虽然不知何人所创,但从字面上看没有错,出发点也是积极地,他是与世俗的“万马齐喑”的旧局面进行的一次大胆的尝试,并且是应该称赞的。

          从古到今,政治、经济、军事、艺术等等人类的生活都在渐变和大变着。晋王羲之父子就是改革派,宋四家也被世人指责过,明朝的徐渭、王铎、傅山、倪元璐、黄道周,清扬州八怪,都是成功的,也应该是“流行之风”,元代的赵孟頫及弟子们大举复古大旗也不失明智之举,也被“流行”了一代。但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流行歌曲、时装、饮食……”是否是有益的健康的?是否适合一个民族的审美取向和观念。是否有持续性、延续性。就像有的道友画美女图作品,“美女”个个像侏儒,据说他自己家里从不挂此类作品。总之艺术需要学术性、探索性,更需要的是观赏性、可读性,美而不媚,大俗大雅。(新华网山东频道4月9日电孙林华)(完)

          相关链接

          张延龙,字潜之,号默渊,斋号碧草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滨州市政协委员。1957年生于邹平长山。曾任过小学教师,办过私企。自幼受父兄影响,酷爱书画艺术,经过几十年持之以恒的努力,在书法、绘画、诗文等诸方面取得显著成绩,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级大展并获奖。书法作品获“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书画展”银奖;书法作品获国家文化部举办的世界华人艺术展佳作奖,并被授予“世界华人艺术人才”称号;自作文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庆祝建党八十周年全国书法展”,作品由中南海收藏;自作文书法作品荣获首届中国书协举办的中国书法兰亭奖创作奖;获山东省书协颁发的山东省书法创作特殊贡献奖;自作诗行书作品一幅被“中国文字博物馆”收藏等。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74(s)   11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