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访谈 >> 访谈库 >> 人物访谈
      分享到:

      艺术是穿透“精神雾霾”的光电—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

        作者:杨小薇2016-08-04 10:29:09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1/14)

          (2/14)

          (3/14)

          (4/14)

          (5/14)

          (6/14)

          (7/14)

          (8/14)

          (9/14)

          (10/14)

          (11/14)

          (12/14)

          (13/14)

          (14/14)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编者按:在《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现场,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精神雾霾”的观点对话,现摘编如下。

        采访人:《中国美术家网》主编杨小薇

        受访人:著名教育家、大美术家、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

        杨小薇:朱教授,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很高兴又见到了您。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我非常惊讶,您八十五高龄了,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真是令人佩服!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

        朱曜奎:谢谢,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其实我画画,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非常自然的事情,因为我非常喜欢,所以不觉得累,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使命有关。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最不想放下的事。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

        杨小薇:啊,朱教授,我有了解过,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被世人誉为“沧浪三杰”。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

        朱曜奎:是的,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同时也秉承了他“草木人生”的处世态度。父亲与颜文樑、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美术家,非常值得敬重。我沿着他们的道路,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

        杨小薇:我觉得您非常谦卑,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非常了不起,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

        朱曜奎: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辉煌谈不上;这些我是极自豪的,我做了,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将美术教育普及化,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

        杨小薇:我注意到,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

        朱曜奎: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就是画画。对于我而言,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只要我画画,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所以并不难做到,是生活一部分。

        杨小薇:其实,除了油画,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漆画、装饰画、雕塑等作品。门类跨度非常大,象壁画《小鸟天堂》、《郑和下西洋》、油画《毛主席与安源工人》、《杨子荣》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

        朱曜奎:我一直以为,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任何艺术门类,只要有思想,都可以的。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做了非常多的尝试;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其中,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我发现山水画,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

        杨小薇: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非常动人,自成风格,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近观又是中国写意,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


        朱曜奎: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那时期,中国社会“仕隐分工”,形成了隐士阶层,他们主张回归自然,深入山水,通过自然山水以“澄怀观道”,追求“天人无际”、“天人合一”的人生境界。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同时要发现问题,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势必自食其恶果。诚然,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珍爱环境。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但都是由心而来、自然感怀、随景而生。用油画,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儒道释”诸学的自然观,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如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先贤这些思想,使我远离了时代的“精神雾霾”,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对于以丑化为美、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精神雾霾”,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对待人生,我常用“顺其自然、积极努力、理性进退”十二字来励志,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我想,只有回归自然,回到精神性,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


        杨小薇:艺术是穿透“精神雾霾”的光电,非常有好的观点。


        朱曜奎:我们正为道德沦丧,精神缺失,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那么显然,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它就是刺破“精神雾霾”的光与电。

        杨小薇:嗯,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谢谢。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5单元-304室
        • 邮编:100069
        • 电话:132618788691336683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