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访谈 >> 访谈库 >> 人物访谈
      分享到:

      【雅昌专访】刘晓迎:“提笔有出处,落墨见功夫”

        作者:核实中..2015-11-20 11:46:58 来源:雅昌艺术网

          (1/7)书法家 刘晓迎

          (2/7)刘晓迎 隔浦莲近拍 223cmx53cm 2015年

          (3/7)刘晓迎 《荘昶诗》 165cmx49cm 2015年

          (4/7)刘晓迎《同题仙游观》 179cmx48cm 2015年

          (5/7)刘晓迎 《随笔》 148cmx45cm 2015年

          (6/7)刘晓迎 《心经》 140cmx24cm 2015年

          (7/7)刘晓迎《柳永词》 233cmx53cm 2015年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在刘晓迎的微信的签名里,写着“墨与雪,黑白两道的痴者”。“墨”指书法,“雪”指滑雪,这两样他都玩的不亦乐乎。实际上,他还热衷收藏、钢琴演奏......爱好虽多,但只有书法是其“一生挚爱”,他每天都会一大半的时间在写书法上,就连去外地的时候,也不忘将自己的纸墨笔砚放进行李箱里,对此,他解释说:“从小到大,书法一直伴着我,它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刘晓迎1964年出生于北京,从小受父亲薰陶学习音乐,受祖父的敦促练习书法。而后又在舅舅叶选宁的一路指导下研习书法,其间得到黄苗子、黄永玉等诸多前辈以及书界好友的点拨指导,多年来笔耕不缀,恪守“提笔有出处,落寞见功夫”的书写原则,如今一晃已有30余年书法研习生涯。

        写到这里,你或许以为刘晓迎是一个学究式的书法家,然而并不是。要知道,他不光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后赴美留学,而后又到日本进修书法,还曾经是中国滑翔伞国家队教练,在这开挂的前半生里,他经历了多次的跨界,见过了太多浮夸,所以,在他眼中,“不管你从事哪一行,真功夫你得让别人看见”。

        墨的痴者

        雅昌艺术网:您在您这么丰富的经历里,书法是否仅仅是一种爱好呢?

        刘晓迎:书法是我的爱好,但是已经爱好的跟自己的职业差不多了,可以说是最爱好的事情。

        雅昌艺术网:听说您从小在祖父的敦促下开始练习柳体?

        刘晓迎:是的,但是小的时候我特别淘气,祖父一走我就跑了。那时候练字、弹钢琴都完全是被动学习。再加上小时候正赶上文革,所以基本上是没怎么好好地练字。

        雅昌艺术网:从接触书法,到真正迷恋上书法是在什么时候?

        刘晓迎:其实真正自己主动地练习书法都到80年代了,80年代我老看舅舅写字,由于受到他的熏陶,就无意中就又拿起笔来,一练就练了三十年。

        雅昌艺术网:在研习书法的过程中,谁对您的影响比较大?

        刘晓迎:应该说还是我舅舅,我自从练字以来就得到他的鼓励和教导。每隔几个月,他就让我把那段时间写的东西拿去给他看。到了之后,他就把作品往墙上一挂,然后闷在那儿看,看一会儿再和我说什么地方写得不够好。有一次,他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这里写的不好,那里写得不够,然后问我用的什么工具,接着他说,你这个用的工具不对,你写草书,得用锋。我问,用多长的锋呢?他就从屋里拿出三根笔来,那锋有这么长,属于特号长锋。所以,大概是在我20多岁的时候,就在他的影响下换用现在练字用的这种长锋。

        另外,他定期就会让我去买一些不同的书来看。从古文《说文解字》开始,然后也有一些诗词方面的书,当然还有一些帖。其实每次去我舅舅那儿,他都给我讲很多,我就回家去琢磨,练,几个月后我再拿写的东西给他看,几十年来一直这样循环。起初一直是遭骂的,他会说“练了这么几个月不见你什么长进”之类的话。直到六七年前,老爷子才对我鼓励多于责备,会说“嗯,最近一段进步不小”,我觉得那个时候,就说明我的字在他那里能够慢慢入眼了。

        习承传统

        雅昌艺术网:除了舅舅之外,还有谁影响了您书体的形成?

        刘晓迎:其实我学书学的特别杂,从古到今,好几十位大家都对我有影响。像楷书我练过柳体和欧体,行书我基本上是学二王。草书学过张旭、怀素、王铎等人的。还学习过很多当今的我认为写的好的大家。

        雅昌艺术网:在这些大家中,您最喜欢谁的书体?

        刘晓迎:喜欢赵孟fu的赵体,为了临赵孟fu的字,我连皇上的字都临过。

        雅昌艺术网:临皇上的字?

        刘晓迎:乾隆是学赵孟fu的,恰好那时候买过一本乾隆的帖,于是就开始临皇上的字。曾经因为这点还受到家长的批评,他们认为我应该练颜体,但是,我就是喜欢赵体这种比较秀美的字。现在看来,临的杂,我倒是觉得挺好的,临得多,你见的也多,这样容易形成自己的风格,使你不至于局限在某一个人的书风里边。

        雅昌艺术网:听说您还师从过黄苗子、黄永玉这两位前辈。

        刘晓迎:是这样的,我从小老在这两位老师家玩儿,他们经常用调侃的方式来跟我聊书法,他们两个人对我书法的批评都特别直言不讳,看了我的字以后,就说,“你这个这个不行,你这个字都是太秀美了”之类的话,他们告诉我应该“把个别字写得再丑一点,这样会写得更有味道”。其实他们对我影响不光是在书法上,在为人处世上我也受益匪浅。永玉老伯他特别谦虚,他说“我不会写字,我这个字就是跟着混的。”但其实他字的功底是非常深厚。所以,你称我为书法家,我是不敢受用的,他们二位,以及我老舅,都不妄自称自己为什么什么家,我又怎么能受得起这三个字。

        雅昌艺术网:您自己比较成熟的这个书写体系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刘晓迎: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难说,因为你的字不断地在练,你就不断地在变,所以说很难说什么时候就形成了自己的体系。而且说句实话,其实你大多数的东西基本上还是习承古人,是从古人不同的地方摘取的。所以,这个问题蛮难回答的。

         “提笔有出处,落墨见功夫”

         雅昌艺术网:您曾经说过您写书法的时候秉承的原则是“提笔有出处,落墨见功夫”,这样说的缘由是什么?

        刘晓迎:我学书法,还算是比较循规蹈矩的,一笔一划地临习古人的帖,研究古人的东西,所以对我来说古人的一些东西代表着书法的精髓。现代很多人写的不错,但是比之古人那还是要差一些。我经常去看一些书法展览,甚至有时候经常去买一些集子,就是全国大赛获奖作品的集子,说实话,我看不懂。我就去请教很多书界的朋友,甚至请教一些书界挺有权威的是人,大家都表示跟我有同样的看法。

        如今的书风有点儿奇怪,讲究“创新”,一些没写过几年书法的人就去获这个奖,那个奖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写了三十年觉得我才摸到点儿皮毛,有些人写了三年他就得奖了,或许我真的是不能够体会里边的奥妙吧。

        其实说句实话,你写了多长时间,行内的人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是觉得写书法一定要见功夫的。我觉得特别可笑的是,我见过有的人一边写字还一边大呼小叫着,有的在最后一笔要写完的时候还要跳一下。那不是在写字,所以我说“提笔有出处,落墨见功夫”,我说不管你从事哪一行,真功夫你得让别人看见。


        雅昌艺术网:您说您不能接受“现代书法”,怎样理解您说的这个“现代书法”?

        刘晓迎:形式,只是一种表演。我觉得这可能是与心态有关,大家现在比较浮躁,急功近利,这种心态我觉得不好。已故的吴冠中老先生说过一句话,他说“二十年努力你可以成为一个画家,三十年努力你才能成为一个书法家”,其实他对书法的基本功要求比绘画还要严谨。

        我写字30年,跟同辈朋友们相比我算是很用功的了,我每天都差不多得花好几个小时去写字。这么一路走来,三十年,我觉得我才也就领悟了点儿皮毛。那些个写过几年,就去得奖的人,我是不能够苟的。那个字写的跟一年级小孩似的,他们叫什么?“童体字”。我说你要童体字你干脆找一个一年级的小孩来写不就完了嘛。看不出功夫,也看不出他的这个传承就得奖了,就因为它就跟所有的东西都不同。我觉得这股书风不太好,我也不能够苟同,所以我就编出了这么两句话,这个也是我写字时的给自己的一个要求。

        雅昌艺术网:在这种所谓的现代书法与传统书法对峙的过程中,有发生一些让您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

        刘晓迎: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很多人都在评论这件事,比如说从某某位主席那一届开始,书风就一改以前的这个样子了,可能是因为某某主席的书风比较现代,所以后边的跟风的人就很多,变得不太去讲究这种传承和真正的手上功夫。所以从此以后,基本上得奖的大都是所谓现代流派的这种作品,而那些特别循规蹈矩的东西,得大奖的,不那么多。我甚至看到一些人其实本身的底子也是不错的,但是他为了迎合所谓的评委胃口,也会偶尔去弄一些很奇怪的书体在那儿去写。一开始我是觉得我这个水平有限,不能理解,跟不上。后来我突然发现我周围书界的朋友,有的还是书界的领导或者是曾经当过领导现在退休的人,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其实也不理解。

        雅昌艺术网:那在传承经典的路途上会有这种势单力薄的感觉吗?

        刘晓迎:其实私底下的发表意见的人很多,有的甚至都义愤填膺了,但是一到关键场合好像大家就都收声了。我这倒不是勇敢,是因为我不是纯粹的圈里人。我把自己说成是业余的爱好者,因为我不从政,我也不在书协里边担任任何角色。所以我就随便说说自己的体会,我觉得没什么太多的关系。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5单元-304室
        • 邮编:100069
        • 电话:132618788691336683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