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访谈 >> 访谈库 >> 国画 国画家 人物访谈
      分享到:

      访当代最具贡献书画家“当代猫王”画家李苦寒

        作者:核实中..2015-10-12 18:43:16 来源:中国油画家网

          (1/5)

          (2/5)

          (3/5)

          (4/5)

          (5/5)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李苦寒,1952年生,陕西省西安市人。

        陕西中国书画研究院院长,福建海西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国书画艺术大学国画系主任、教授,《当代著名画家作品集》编委会主编,中国东方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江西抚州领航美术艺术学校名誉校长,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美术师。

        1993年,被评为世界文化名人,曾先后在日本、新加坡、加拿大等国17次举办个展和联展,数以千计作品发表于国内外刊物。曾获加拿大“枫叶奖”一等奖,日本浪速书画展“金丝绣球奖”,“祖国万岁尤俊杯”美展金奖,中国水墨大奖赛一等奖,“秦俑杯”中国画大奖赛优秀奖。先后为齐白石纪念馆,张大千纪念馆、黄秋园纪念馆、彭德怀纪念馆、舒同纪念馆、甘肃博物馆、峨眉山万年寺、洛阳白马寺、四川乐山大佛、东坡博物馆和福建武夷山名人展示馆等十多处名胜古迹作书画并被刻碑立传。

        出版有《李苦寒画集》、《中国画集》、《李苦寒国画集》、《当代名家作品集》、《名家名画•李苦寒》、《中国画廊推介画家精品•李苦寒》、《名家扇面》、《中国当代名家画集》等。拍摄的专题片有《当代猫王浦江行》、《猫王画展轰动石头城》、《猫王画展轰动东莞》、《梅香苦寒》、《当代猫王春城行》等九部。

        2007年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祥和图》,2008年为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等机构创作多幅作品并被收藏。国家邮政局2004年为李苦寒制作个性化邮册一部。

        关中大汉李苦寒,身材高大,神情沉稳,眉宇间总流溢从容自信的微笑。与朋友聊天,他海阔天空,不拘形迹,真率坦荡,有啥说啥,绝不装腔作势,是个性情中人。

        虽出门闯荡了多年,他依然一口西安方言,衣着打扮也不讲究,走在西安的大街上,会很快融入市井人群,决不至于引起旁人注意。

        这是观者对李苦寒的最初印象。

        然而,他却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在中国绘画史上。西安,周秦汉唐十三朝古都,当年也曾有过流光溢彩的辉煌岁月。想当年,盛唐世界,长安城里,群星璀璨,盛极一时,人物、山水、花鸟无不名家迭出,涌现过阎立本、吴道子、李思训、王维、张萱、曹霸、韩干等众多彪炳史册的宗师巨匠。

        然而,岁月流转,物换星移,如今已非复往日气象。到了宋元明清以至于近代,长安画坛却似乎一蹶不振乏善可陈。

        难道这块文化积淀丰厚的艺术沃土于今生长不出一株参天大树来?

        或许会有朋友反驳道:上世纪60年代,不是有过一度轰动全国的“长安画派”吗?

        是呵,不过屈指一算,当年号称“长安画派”的画家里,何曾有一个地道的西安人呢?

        于是,一个名字闪过:号称“当代猫王”的李苦寒。

        这张换白猫黑猫

        结缘丹青 “疯子”的磨砺过程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身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是清代画家郑板桥形容黄山松的一首诗。

        大自然的严酷磨难造就了黄山松的神奇。有磨砺,才有锋芒。李苦寒如是。

        艺术需要天赋,天赋需要发现,二者不可缺一。然而,李苦寒的画家之路似乎与这二者无关。

        李苦寒出生于西安市东郊的一个贫民棚户区。他的父亲,当年从渭南乡间逃荒来到西安,怀里只有八个茄子,一心想的是到西安能够好歹混上一口饭吃,终于落脚在东郊的煤店当了名工人。他的母亲也是煤店的工人,正经卖了一辈子苦力。一家人,斗大字不识一筐,从没想到过儿子日后会与笔墨丹青结缘。

        李苦寒上小学时,阶级斗争的弦始终上绷紧着。在他的记忆里,小学似乎没上过美术课。在那所小学里,唱歌和美术统称副课,由一位女老师一肩挑。这位女老师似乎不会画画,却挺爱唱歌。

        到了小学五年级,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狂飙席卷而来,停课闹革命了,小学生们一哄而散,各自回家,他也回到父母所在的煤店里砸蜂窝煤,帮父母多赚几个钱。小学时代就此结束。

        以后的纪念,全在“文化大革命”的混乱岁月中度过。一直到了1970年,稀里糊涂的收到了一张初中文凭,就算成了“知识青年”,被打发去“上山下乡”了。他和一批同学来到陕南秦巴山中,参加修筑襄渝铁路,还养过猪、放过羊。铁路建成后,他被分配到陕南一家大型国防企业,在车间里当了一名电镀工。

        终于,“文革”结束了,大学恢复招生。一片欢天喜地中,他却心情沮丧。因为他属于被“文革”耽误得最惨的一茬,人称小学“老三届”,压根儿没学过数理化,拿什么去和人家竞争?即使报考艺术专业,终究也还是得考呵!他们这一茬学生,高考的路根本走不通。

        怎么办?就在这时,他分明感到,自身投身艺术的心萌动发芽了,一种强烈的献身艺术的冲动,一种不可抑制的创造的欲望,驱使他做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定:辞职回家,投身艺术,自学成才。

        李苦寒爆出了特大新闻!这是1981年的事儿。

        有道是“年过三十不学艺”,他莫非是鬼迷心窍走火入魔了?居然不惜扔掉国防大厂的铁饭碗,要重打锣鼓另开张,硬是要去写字画画?厂里保卫科长前往他家打听,才听说他成天呆在碑林,不知中了什么邪气。保卫科长匆匆赶到碑林,终于找到了蓬头垢面的李苦寒。但见他正虔诚地跪在石碑中间,目不旁骛,专心致志,一笔一划地在描摹,眼神里充满狂热,嘴里还念念有词。保卫科长在他身边呆了半个小时,李苦寒居然没有看见。待使劲叫了几声后,李苦寒才总算侧过身来,眼神仍是如痴如醉,不知眼前何人,依然答非所问。保卫科长回厂汇报后,领导一致认定:此人精神失常,只有权且让他在家养病吧。

        从此,李苦寒开始了学艺生涯。铁饭碗扔了,穷得没法过,只好靠画彩蛋过日子。先把鸡蛋抽空,再在蛋壳上彩绘。实在不好意思摆摊,他把彩蛋放在口袋里,在旅游点上转悠,看见有老外来了,喊一声哈罗。老外拿出十元钱来,就可以买走一对。他拿挣来的钱,再去买画纸、买画笔,买颜料、买墨汁,而且要靠这点儿钱维持生计。

        没有上过美术学院,没有受过系统训练,没有投师名家巨匠,不属任何宗门画派。特立独行的李苦寒好似“立根原在破岩中”的一株黄山松,顽强地“咬定青山不放松”,凭藉对绘画艺术的疯狂热爱,凭藉天赋智觉与艺术悟性,他贪婪地吮吸来自四面八方的艺术营养,不断充实造就自身的笔墨功夫,不顾一切地向艺术至境顽强攀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益从多方,终成一体。

        历尽艰辛困苦,李苦寒终于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多年以后,著名作家姚雪垠为他题词:“自辟蹊径”。

        自辟蹊径,谈何容易呵!这是一条令人望而生畏的路,荆棘丛生,崎岖险峻,需要比常人付出多千百倍的艰辛与汗水。但也只有选择这条道路的人,方能换来常人不曾有过的收获。后来,画界巨匠李可染先生看到李苦寒的画作,对他的“用笔放逸恣肆,不落前人窠臼”击节赞赏不已,当得知李苦寒破釜沉舟自学成材的经历后,更感叹不已。于是,破例赠他一方印章:“永是苦学者”。

        天道酬勤 苦寒终成器

        李苦寒,这名字有一番颇为传奇的来历。

        从艺之初,李苦寒书画俱学,并无专攻。

        西安碑林汇集了唐宋以来众多书法大师的墨宝,但毕竟有书无画,令人犹嫌不足。后来得知佛画中荟萃了众多大师的书法真迹和佛教绘画,他决定遵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古训,踏尽大江南北名刹古寺,访遍历代名人墨宝。

        当他来到苏州寒山寺时,已是囊空如洗。可偏偏在这时又看中了一方砚台。对于那时的李苦寒来说,那砚台简直是妙不可言,不到手,心难安。他一咬牙,脱下身上的呢子大衣换了这方砚台。

        正在这时,寒山寺的一位老和尚圆湛大师走出寺门。山风中,衣着单薄怀里捧着砚台的李苦寒赶紧上前施礼,向老和尚说明自己的来意。圆湛大师听李苦寒自称酷爱书画,微微一笑,指了指地上的一块青石板,说:你随便写个字,让我先看看。

        一气呵成,李苦寒在青石板上写了个“一笔虎”。

        圆湛和尚看后,点头说道:“观你神韵,看你运笔,若干年后,你会因画成名。但是,不知你日后是想做一个画师呢?还是想成为一代宗师?”

        李苦寒不解其意。

        “若成画师,落笔成金,世人以得其墨宝为荣,或张于堂前,或奇货示人。若成宗师,劳心费神,世人或畏其桀傲,或笑其痴狂,却自成一家,终将流芳后世。”圆湛大师的声音雄浑,犹如空谷来音。

        李苦寒一听,连连拜揖:“我想成一代宗师,请老法师不吝施教。”

        圆湛和尚笑道:“施主,休嫌老衲言语冲撞,若想成为一代宗师,可大不容易呵!先得洞穿世事,大彻大悟。非但要悟,还要耐,要耐得诸般苦楚,精神苦、离异苦、失职苦、父母苦。如此这般,不知你耐得耐不得?”

        “耐得。”李苦寒斩钉截铁地说。

        僧家面前打不得诓语。就为了这一句“耐得”,李苦寒日后不知付出了多少心酸劳顿。

        是放弃世俗的安宁?还是放弃天生的才华?几乎成了所有艺术天才们一生为之挣扎的梦魇。凡是取得大成就的艺术家们,无不甘愿选择放弃世俗的安宁,方能成就出一番大事业。李苦寒是其中之一。

        佛门的这番奇遇,开悟了李苦寒的心智,更加坚定、净化了他对书画艺术的追求,明白了生命中的大美,便是保持人生本色,不被世俗幻象迷惑。

        圆湛大师应李苦寒之请,为他赐予法号:苦寒。

        从寒山寺归来的李苦寒,更加如痴如醉地把全部精力与感情投注于对绘画的疯狂追求中。在艺术的道路上,李苦寒艰难顽强地默默独自跋涉,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然而,天道酬勤,忽然之间,他一夜成名了。

        1986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李苦寒在西安人民大厦里卖画。一个日本游客仔细端详他的猫画,久久徘徊,依依不舍,终于与他攀谈起来。

        此人名叫陇野。陇野先生对这些活泼可爱、灵气洋溢的猫欣赏不已。问李苦寒,愿不愿意拿它们参加日本的画家联展?并表示他可以负责联系并承担费用。一听此话,李苦寒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幸运之神终于向他微笑了。陇野先生的眼力果然不错,李苦寒的《双猫图》等五幅作品在日本一炮而红,获得这届画展的“金丝绣球奖”。消息传来,他的朋友奔走相告,李苦寒终于熬出头了!

        但李苦寒却没有丝毫松懈。他自己又提出了一个更高的目标。要知道,江苏画坛历史悠久,实力雄厚,人才济济,名家迭出,那是国内画坛的“大哥大”呵。陕西有多少画家,画了多半辈子,在本地名气、倒也不少,仍迟迟不敢问鼎金陵画坛呢。这李苦寒的胆子居然恁大?刚刚出道就敢进军金陵画坛?

        1988年,李苦寒带着作品和1万元现金,来到了江苏美术馆。就凭这区区1万元也办得了画展?然而,好在幸运之神再次向他微笑二楼。先是有上海国画大师钱君匋对他的画作大为欣赏,欣然题字“ 画猫之最”。后来又有友人周先生慷慨出资鼎力相助,画展终于如期顺利进行。结果,又是一炮走红!在不到10天时间内,前来参观者竟达30多万人次。

        媒体好评如潮,《南京日报》称:“李苦寒的作品迷住了南京人,轰动了石头城。”《天津日报》称:“(李苦寒的作品)充满抒情气氛和幻想色彩,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妩媚委婉地展现了一种神奇的情景。”人民日报 珠海日报《大众晚报》等几十家媒体称:“李苦寒先生的艺术创作,具有超脱性的胆略和思维。”画界名家大师纷纷欣然为他题词,钱君匋题“画猫之最”,吴青霞题“五彩纷飞,挥毫入神”,娄师白题“神传笔底”,关山月题“画猫传神”,古元题“画猫境界至高“,李少言题“苦寒之猫,耐人寻味”,宋文治题“艺苑之花,锦绣夺人”,魏紫熙题“梅花香自苦寒来”,亚明题“有大家之风”,周怀民题“笔精墨妙写出神,汲古创新别有韵”,黄养辉题“神中有韵,大气十分”当代工笔画大师喻继高题;‘苦寒花猫,情之所至,‘。江苏省电视台为此做了专题片:《猫王画展轰动石头城》。南京电视台制作了《走进猫王的艺术世界专题片》。

        苦尽甘来,一株历尽苦寒的梅花,终于飘溢出了浓郁的芬芳。

        苦寒画猫 彻悟超脱凝结晶

        不仔细欣赏李苦寒的画作,很难对他有洞察入微的了解。

        在当代画坛,李苦寒的确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特例,这不仅是因为他走过坎坷不平的人生,对艺术有九死不悔的执着精神,还在于他那特立独行的猫画艺术的形式与风格。以性情本色入画,不趋时尚,不逐潮流,矢志不移,使他的作品始终流露出真诚的情感。

        有人说,李苦寒画猫,就像齐白石画虾,黄胄画驴,别人没画过,于是一举成名。然而,细想一下,以猫为题的画家历代不乏其人,以《猫蝶图》贺寿的国画,更是海了去了。他们怎么没有获得李苦寒这般成就?

        李苦寒与他们的不同处,在于他的创作虽然主要以猫为题,以水墨写意的方式去展示自然的丰富多彩,去表达自然的灵性与意趣,以及内蕴的生生不息的活力。

        李苦寒的作品,最突出的特点是充满作者的灵性、气质与修养的“高蹈之神”,并善于通过其独特的笔墨语言传达衍化为作品的意象神韵。他的画作的审美倾向,是以获得蓬勃生机和淋漓酣畅的意趣为主导的。他投注全力建立自己的独特表达方式,以率性而为的艺术风格,将他那旷达、豪放的性格、历经磨难的阅历,都无形地渗透进作品的情感表现之中,使他的艺术洋溢出与众不同的魔力,折射出历尽沧桑的生命境界。他的作品是历经炼狱万般磨难后彻悟与超脱的精神结晶。

        在形式意味、笔墨意趣、意向风骨、性情灵感与成竹在胸等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在水墨画特质规定的作画条件下,李苦寒成功地把自己对大自然的深刻体悟与本能亲和,以及他那颗返璞归真的童心童趣与灵感的飞动、艺术的想象等等融为一体,构筑出自然世界中一方独特的神奇天地——富有灵性、姿态各异的猫的意象天地。

        虽然同是画猫,但李苦寒的猫毫无袭用古人、前人与他人笔墨的陈旧之气,唯陈言之务去,令人感到新奇。在他的画作里,有的是率意生发、自由潇洒,不拘一格,随心所欲的天真本色,令人赞叹的奇妙处却又处处不离法度,忠于自然。他的艺术天地闲适随意,宽松自由。这是一种历尽苦难的生命修炼结果,具有隐秘崇高的宗教意味,令人不禁反复把玩咀嚼不休。

        透过李苦寒的画作,你能看见李苦寒其人,一个饱经沧桑磨难仍带着微笑看生活的人,一个生活中真正的强者。

        坦荡真汉子 敞开心肺给人看

        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中国画院院长唐云先生是中国花鸟画的一代大师,美术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他欣然为李苦寒的画集作序,其中说道初次见到李苦寒的逸事:

        那是1984年5月的一个下午,唐老先生午睡醒来,忽听到门铃响声,有客来访了。

        “……来人上了楼,提了两大袋水果,我细细打量了这位北方来客,黝黑的皮肤,英俊而刚毅的目光,魁伟的身材。我好感地让他坐下来细说来意,谁竟想他仔细地看了看我刚画完不久的一幅作品,张口索要,又拿出几百元来。我心里马上起了反感,不客气地让他拿走东西出去,对这件事我记忆犹新。

        “两年后,我看到有关他的报道,又从好友口中有了不少的了解,方知苦寒的过去,我又一次接待了苦寒,看了他的画与书法,我很开心。画猫独特,有大家风范。我喜欢上了苦寒。今天为他题书名、写序都是乐意的,并欣然赠画给他。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喜欢的是一个向上进取、求学、正义、刚直做人的苦寒。我觉得他数年后必成正果而前途无量。今天随笔畅言对一个求知欲强、上进心强的人写了这番话,我们成了忘年交……”

        为人家出书作序居然还有这么写的?平时我们看到的序文哪一篇不是正儿巴经的八股文章?但唐老先生却硬是这样写了,而李苦寒也硬是这样照用不误。唐老先生并不以为曾把李苦寒撵出家门有啥说不出口的,事隔多年,依然津津乐道,李苦寒也不以为曾被唐老先生撵出门有啥见不得人的,坦然示人,心中毫无芥蒂。

        两代艺术家,两个真率坦荡的性情中人,恰好碰到了一块而,起初有点儿小碰撞,成就了一段画坛逸事。

        “你当时是怎么回事儿?”

        “当年我太年轻了,行事鲁莽,冲撞了老人家。”李苦寒坦然大笑:“其实,若是与老人家先聊一会,把话说上辙,再见机行事,大概也不至于闹得如此狼狈。不搞画画,体会不出来。我实在是喜欢那幅画啊!从那幅画里,我不知能揣摩出多少门道,可以学到多少技法,少走多少弯路呀!结果,闹出了一场误会,让老人家误以为我是上门来索画的。

        不过,对于我来说,那几百块钱却是掏光了口袋,连回家的车票钱也全贴进去了。——你想想,1984年,那是啥年月呵,我还天天晚上出摊卖炒凉粉呢!那几百块钱,我得卖多少碗炒凉粉才能挣得出来?别看我上门带了两袋水果,肚子里可是空的,前心贴后脊梁,一咬牙,把中午饭都给省了!”

        正如唐云老人所说,他后来成了李苦寒的忘年交,热心地为李苦寒画集作序,题写书名,并慷慨为之赠画。在李苦寒前往美国举办画展之前,唐云老人特意给李苦寒赠送了一幅画,名为《竹雀图》。画面上,一枝劲竹挺拔向上,两只小雀啁啾其间,此中寓含老人对李苦寒的谆谆告诫:苦寒呵,但愿你如同青竹一般,“未出土前先有节,到凌云处仍虚心”。

        与李苦寒接触,使人不由得想起谢觉哉老人的一首诗:“行经万里身犹健,历尽千艰胆未寒。可有尘埃须拂拭,敞开心肺给人看。”

        这是一个纯净透明的人,令人羡慕的人,李苦寒就是这样一种人。

        一场“文革”,不知耽误了多少人的大好前程。文凭,是许多历经“文革”劫难的“知识青年”心中永远的痛,轻易不愿与人提起的事。

        但李苦寒不然,与人说起来,他说自己只读了个小学五年级。小学五年级时“文革”爆发,学校停课了,老师再没正经教过,学生也再没正经学过,后来的那张初中文凭是下混来的,算不得数,假的。

        听他说这个故事,使我想起《济南日报》的一篇评论:”同是绘画人他是传奇人”.苦寒院长是一位富有传奇经历的画家。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灼灼挚爱和浓厚的生活温情。他笔下的猫已不是单纯的生灵,而是有着许多难以状表的情愫和神韵,向人们传达了底层世界的真情。”

        正因为这层缘故,岭南画派领军人物、当代山水画大师关山月先生说:“李苦寒画如其人,豪放而不拘泥。”新金陵画派领军人物、当代工笔画大师喻继高先生也说:“苦寒画猫、情之所致”。

        回馈社会 永无休止

        从哪里来,还要复归何处。

        李苦寒先生来自社会的最底层,与社会最底层的人们长期相濡以沫,对他们的正直善良人格有深切的体会与了解。

        他对度过自己童年的母校中兴路小学有特殊感情。当年这所学校周围是西安东郊的棚户区,学生多是贫民子女,学校也设施简陋,破烂不堪,被人看不起。为了帮助这所学校,他先是捐款两万元用于奖励优秀学生,又捐款1650元为学校购置教学设施。一年之后,他再次来到母校,先是捐款15000元,赠送全校师生每人一件大衣,又捐赠7600元给学校鼓号队购置服装,再捐赠16500元以扩大奖励基金,并资助15名贫困学生,提供1万元奖励优秀教师,并告诉学校,今后若有困难,尽管向他开口。

        回想起当年的经历,李苦寒心情沉重地说,每当看见一些画家风尘仆仆面黄肌瘦地找上门来,想得到一些指点和帮助,我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真是有心帮他们呀!帮他们也是慰藉当年那个凄苦的自己。这些年来,他帮了不下二十名画家,为他们投资,为他们出画册。

        李苦寒一次次募捐,一次次献艺,一次次告诉那些有才华并苦苦追求着的画家们,无论如何也不要把手中的画笔停下,要画下去!坚持下去!

        他先后设立了文化基金会、儿童基金会、残疾人基金会,多次为灾区捐款,为国家希望工程捐款,为亚运会捐款,为全国残疾人运动会捐款,为重修黄帝陵捐款,仅一次为亚运会捐款一次就达一万美元,为曾经工作过的那家工厂捐款6万元。至于平时参与画展为慈善事业捐画筹款,那就更多得无法统计,走到哪儿捐到哪儿。

        在上海,他为上海慈善基金会的“点亮心愿”活动捐赠画作;在广州,他与四位画家合作完成巨幅作品《温暖》,拍卖出150万元,全部捐给广东省残疾人联合会;在温州,他作画捐赠为温州市红十字会筹款。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他正在江西抚州举办画展,闻讯之后,立即联合其他九名画家共同制作一幅巨画,拍卖出150万元全部捐助灾区……

        这些年来,李苦寒总共捐赠出了多少善款?谁也不说不上。

        以上所说,只是从报纸上看到的部分报道。他坚守自己的行善原则:君子行善,行而不言。

        铁骨柔肠,佛心侠胆。

        这,就是一个西安人:李苦寒。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5单元-304室
        • 邮编:100069
        • 电话:13366838869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