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访谈 >> 访谈库 >> 雕塑
      分享到:

      著名雕塑家潘鹤:我非画家画鹤本想嘲笑社会反被称赞画好

        作者:核实中..2010-07-17 16:31:58 来源:网络

         眼前的潘鹤鹤发童颜,花白的胡子留得不短,八字眉,喜大笑。潘鹤84岁了,给居所起名“戆居居”,却又以自己的形象为蓝本创作了雕塑《笑到最后》,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智慧?

          眼下,《美·思想与心灵———潘鹤艺术展》正在东莞热展。也很久没有见潘老了!遂约了个时间。半分钟不敢迟到,3月17日上午10时前,羊城晚报记者便站在了“戆居居”之下。

          大师现况

          深圳组雕草图已获通过

          黑发多了智慧牙没出成

          羊城晚报:现在您有什么重要的作品正在做?

          潘鹤:有几件,一件是叶挺将军,一件是李铁夫,一件康有为。还有一组深圳的作品,20多年前做《开荒牛》,当时就有这样的计划。“开荒”后,深圳就成为一个繁荣的城市,但不要忘记过去的艰苦岁月,也不能满足,要继续自我完善,所以,这组雕塑左边可放《艰苦岁月》,右边放《自我完善》,中间是《开荒牛》。20多年了,一直没做。最近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突然通知我,要落实,我立即答应,签了合同。我的构思、草图都通过了。

          羊城晚报:您的黑头发又多了很多,听说智慧牙也出来了?

          潘鹤:开始黑头发啦,以前是很白的。智慧牙最后没有出成。腮腺炎是前几年出的。身体好和心态有关。很多人问我这事。我有一份东西,1960年全国美协第二届理事名单,100个理事,现在大约只剩三个;广东8人,死了7人,只剩下我。

          艺术教育

          靠理性教出的是刨木佬

          很多人只为人民币服务

          羊城晚报:梁思成、华君武……都是当时的理事。您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名单?

          潘鹤:不是研究。我是随遇而安的,忽然发现这么一张纸,发现原来差不多全去世了!我反思,现在的人太理性了,不是艺术家,艺术家靠感觉的,不应该太多理性的东西,什么都问“点解”?艺术没那么多可解的。艺术是靠感觉的。

          羊城晚报:现在的美术学院教育制度就是靠理性指导学生学习艺术的吧?

          潘鹤:所以教出来的学生只是手艺精良而已,是刨木佬!工艺、手艺很好而已,把艺术的本质放弃了,舍本逐末。

          羊城晚报:但我想,既然是教学,必然要先把经验总结出来,才能传授给学生,要不怎么教?

          潘鹤:他们肯定这么说,否则怎么生存?老师揾食而已,如果老师不指导学生,老师没职位。现在很明白。艺术怎么能这样教法?

          羊城晚报:应该怎么教?

          潘鹤:我也不知道怎么教。哈哈。感性的东西成了理性的东西,该理性的不理性,该感性的不感性,莫名其妙,我真的不明白。很多人都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整天考虑的就是人民币人民币。考虑的是我向国家贷款那么多,如何还贷?而且,中国还出现了形式主义风暴,不讲实际,只是为了应付上级,只是为了政绩。

          羊城晚报:能不能这样认为,现在的美术教育制度,再也培养不出像您这样的艺术大家?

          潘鹤:也不是,世界很复杂,艺术不是那么简单的。错也有错着的。

          艺圈怪象

          才没了却名大位高钱多

          艺术家成了官员包装纸

          羊城晚报:您有没有总结过自己成功的经验?

          潘鹤:我自己都莫名其妙!我84岁了才回顾很多东西。我也不想总结。为什么?艺术是不可能总结的。艺术是讲才华的。但是,我看同龄的人,都是有才华的同龄人,到了三十多岁、四五十岁,才华完全没有了。但名气却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钱越来越多!很两极的。为什么?想想他们可没有什么好作品呀,为什么名这么大、钱那么多、地位那么高?怎么来的?很奇怪。

          羊城晚报:您琢磨透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

          潘鹤:可能,才华不是最主要的,后台最重要,手段最重要。(笑)有了才华,很容易就有了点名气,有了点名气自然会认识一些人,交游广了,有些人就成了他们的后台。这时候,他们不再计较才华的得失问题。有了名气后,考虑的只是名利的得失,而不是才气的得失。有了名气,必然认识很多名人和官员,“哎哟你给张画给我你给张画给我”,

          这样,想追求的不是艺术成就,而是名气和成就,把应酬的画变成了艺术的画。其实艺术是能够动心的,有话要讲才诞生了艺术,有感情要发泄才诞生了艺术,但他们不是,千篇一律,猛画猛画。后来才明白,原来后台是大官员。官员不是“科举”出来的,怕人家说他没文化,所以结识些文人雅士,包装自己有文化!“我不是草包子啊,我很多朋友都是文人雅士”。艺术家、文人成了这些官员的包装纸。他们学两笔,一定是捧高老师的,因为是教我的嘛。那个东西教会了官员,他也有好处呀。于是就互相勾结。(大笑)

          艺才保持

          脾气要很怪蔑视铜臭人

          我自己是屈圆屈到圆滑

          羊城晚报:您很有才华,成名又很早,也认识很多官员、名流吧,但为什么您还可以保持自己的才华?

          潘鹤:脾气要很怪才行。要像李白这样的脾气才行。我就是看不起这些人,自视很高。看不起铜臭人,看不起。就算有钱,你好了不起啊?有了名气,官员自然给你地位,或协会主席,或文化局长,有了这些之后,他就没有办法不脱离群众了,要摆架子了,也不能平易近人了,个个都来亲近你,你应付不了的。只是接近官员、商人,唯独不接近老百姓。

          羊城晚报:您要拒绝官气、铜臭气,那很难吧?

          潘鹤:也不是的。所以我说自己是“屈圆”,屈到完了不行,屈到圆滑了才行。屈原不对,当时社会这么黑暗,你死了,没什么作用,相反正合他们的意。这样能够改变社会吗?我没有那么傻!我屈到圆滑了。我比你更厉害!(大笑)我整天说,你用美人计,我将计就计!(大笑)

          羊城晚报:美人计您当然乐得将计就计,但其他计呢?

          潘鹤:不是真的美人计,是表达一个意思,你用什么计,我都比你更厉害。你利用我,反过来我也利用你,但我利用你,是走我的私,是做对人民有利益的事情。

          羊城晚报:说不定是以暴易暴呢?

          潘鹤:我不清楚什么以暴易暴,反正好过漏气(粤语,指灰心丧气)而死、谷气(粤语,指郁闷不得发泄)而死!屈原就是谷气而死,又不追求名气、官气、铜臭气,最后谷气而死。有的漏气而死,不再从事艺术,戆居居(傻乎乎)。很多人是这样的。

          艺术风险

          技术是易事五关很难过

          伟大的艺术不怕被利用

          羊城晚报:按您这么说,从事艺术风险真的很大?

          潘鹤:风险很大!所以艺术的技术是很容易的事,最难过的就是这么几关。过五关斩六将很难的。名关、官关、铜臭关,最后是漏气关、谷气关,这五关很难过的。

          羊城晚报:这些关您过了没有?

          潘鹤:我也不知道过了没有。我80多岁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个人不怕被利用,而是怕没有利用价值。伟大的艺术不怕被利用。

          羊城晚报:您自己的利用价值在哪里?

          潘鹤:有的人,很奇怪,自命清高,对我说你别整天搞这个了,要为艺术而艺术嘛,你是艺术家嘛,要纯艺术!政治的东西,别搞那么多。我很喜欢搞政治题材。很多人都这么给我提意见。我不是这么看的,一个人不能这么自私。艺术不为人民服务,而是为自己服务,不是办法。先有大我,才有小我。

          羊城晚报:您很有为人民服务的热情,按照您的比喻,您对人民产生了感情,但也得人民对您产生感情才行,人民也有自己的要求,假如充分考虑这些要求,会不会影响您的艺术创作?

          潘鹤:不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你为什么人服务。

          艺术政治

          广州解放城雕有段故事

          说政治和艺术对立大错

          羊城晚报:现在多少座城市有您的城雕?最满意的是哪一件?

          潘鹤:今年刚好有70座城市有我的城雕。没有什么满意的,有时候做着做着又觉得不满意了。要不断完善,如果是完善了,那就是枯萎的了。最满意?那就达到枯萎阶段了。

          羊城晚报:有没有最不满意的?

          潘鹤:这个倒有,很多。好在我及时警觉,否则会出很多问题。很多作品都是这样,差不多走到绝境才翻生。比如,当时海珠广场的解放军像,全国征稿,108个方案在文化公园展览,全体市民投票,我有两个参加,一个是解放军战士把国民党的旗帜踩在脚下。最后投票,把得票前十的方案送到了习仲勋、杨尚昆、许世友等领导人那里,在十个里选一个出来,最后选了我那个。

          羊城晚报: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这个雕像哦。

          潘鹤:是啊。假如不满意,我是不会拿去投稿的;假如他们不满意,也不会选。主客观都符合了。但后来我想,政治的东西,一朝天子一朝臣,但雕塑不是,雕塑是一千几百年的事情。怎么办?假如我不做了,不踩着旗子了,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是在投靠国民党?全民选了这个,现在不做了,是不是叛党?是不是和国民党藕断丝连?是不是不尊重群众和领导?但我对作品很不满意。国共分裂、合作都好几次了呢,以后又合作怎么办?拆掉?艺术不能十年八年呀。我是非常“狡猾”的人,我打了个报告给习仲勋、杨尚昆、许世友,说非常荣幸,能够选中我的方案,当时来得匆忙,容不容许我继续完善?习仲勋同意了,杨尚昆、许世友也同意了。最后的方案是,不再踩着国民党的旗帜,而是脚旁很多花。这些花,是群众欢迎解放军入城抛来的。

          羊城晚报:您这是一种文化的远见还是政治的远见?掌握政治的技巧能够让艺术更加放光?

          潘鹤:以为政治和艺术是对立的,错。一定要知道群众的今天和未来,国家的今天和未来。不能太自私自利,看到的只是政治和艺术的对立面。

          “城雕”污染

          奇!胡弄个雕塑成城雕

          怪!说要有文化才看懂

          羊城晚报:我们看到您最近画了很多鹤,据说很多人喜欢您画的鹤?

          潘鹤:我只是在应酬朋友罢了。也是想证明,我不是画家,也会画这样的画吖。我是通过这个嘲笑社会。

          羊城晚报:有人随便搞一个雕塑,然后放在城市中央,是不是也可以说我不是雕塑家,但也可以搞城雕?

          潘鹤:你搞得出来当然可以!你试一下,我请你搞!出来垃圾一样的东西怎么办?我不是画家,画鹤也有人说好;但你搞雕塑,你试一下?

          羊城晚报:可能您说是垃圾,但说不定有人拍掌称好,甚至参加投标,入选了,成为占据城市重要位置的城雕呢。

          潘鹤:这正中我说的话:这样的成功,是靠后台,靠媒体吹捧,沽名钓誉,哗众取宠,靠那些不三不四的行为。

          羊城晚报:我刚才说,说不定一个人也可以随便就弄了个雕塑,然后堂而皇之成了城市雕塑,这种情况究竟有没有?多不多?

          潘鹤:多到极!太离谱!

          羊城晚报:对这样的行为和作品有没有办法管理?

          潘鹤:能有什么办法?我当时提出雕塑要走向社会,首先在广东提出来,三年后全国也开始了,从室内走向室外,结果呢,现在成了历史罪人,很多垃圾在污染城市。那些败家子,个个为钱,还勾结了理论家来写文章。理论家不会写我们的,因为我们大过他们,写了是跟尾狗。于是就和那些人勾结,做他们的旗手,搞到污糟邋遢。政府官员也不清不楚,以为这就是走向世界,以为这就是世界水平。我们真是很可怜,够蠢,但还自以为是,得意忘形。这些人还说你没文化,说是要有文化才看得懂的。唉,真是莫名其妙!

          羊城晚报:所以,最后还是要回到“为人民服务的道路”?

          潘鹤:最近好点了,社会已经醒觉。再不行动,就大势已去了,现在占据主流的是为人民币服务,而不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的东西已经被贬为行货,为人民币服务、为收藏家服务已经成为主流。

          名人会

          潘鹤妙言

          很多人都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

          有才华的同龄人,到了三十多岁、四五十岁,才华完全没有了。但名气却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钱越来越多!可能,才华不是最主要的,后台最重要,手段最重要。

          官员不是“科举”出来的,怕人家说他没文化,所以结识些文人雅士,包装自己有文化!“我不是草包子啊,我很多朋友都是文人雅士”。艺术家、文人成了这些官员的包装纸。

          你利用我,反过来我也利用你,但我利用你,是走我的私,是做对人民有利益的事情。

          以为政治和艺术是对立的,错。一定要知道群众的今天和未来,国家的今天和未来。

          人物档案

          潘鹤

          1925年12月生于广州。1956年被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为全军美展创作《艰苦岁月》。现任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多届全国美展评选委员会副主任。其艺术成就曾被载入国内外出版的各种世界美术史。获国家级奖项多次。2003年被国家文化部授予“造型艺术终身成就奖”。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31(s)   9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6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