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访谈 >> 访谈库 >> 雕塑
      分享到:

      从大文化到自我化的转换——隋建国访谈

        作者:核实中..2010-07-05 17:31:53 来源:网络

        99艺术网:在隋老师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对这个时代的反思。您能不能简单描述一下您主要的反思在哪些点上?

        隋建国:其实我就是在思考我自己的生活经历。就是我自己和时代的关系,这么多年来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我跟这个社会的关系是什么。因为这个社会是你生存的背景,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99艺术网:您做的很多东西都跟毛泽东时代有很大的关系。比如“中山装”,好像都带有一点毛泽东时代的印记。

        隋建国:大概是从1997年到2003年,我集中时间考虑了一下我跟毛主席的关系。

        99艺术网:怎么思考?

        隋建国:我通过做作品,比如做“中山装”、做“衣文研究系列”。

        99艺术网:思考的结果是什么?

        隋建国:思考的结果其实我是被毛主席教导出来的。我本来想摆脱这个东西,结果思考之后,觉得其实摆脱不了,你要承认这个现实。但是摆脱不掉也不一定是一个坏事,这就是你的人生。

        99艺术网:我还是很想问一下您的代表作—《中山装》。您觉得《中山装》有什么现代意义?

        隋建国:它没有现代意义,哪有现代意义啊?它对我个人来说,是我自己的生活体验,因为我穿过中山装。尤其是当中山装退出历史舞台之后,你再回头来看它,会觉得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受。

        99艺术网:为什么给耶稣,还有类同大卫的石膏像,全部都穿上中山装?

        隋建国:那个叫做“衣文研究系列”,又回到了那个问题,这个系列,我当时是觉得我找到了一种方法,我可以用这种方法来重新使用古典主义,写实系统。怎么使用呢?就是把这些雕塑重新做一遍,给他们穿上衣服。但是很不幸最后穿的是中山装。可是你总得给他穿衣服,你要是不穿中山装,就给他穿别的。穿别的,人家也会觉得有其它的含义。那你说穿什么呢?穿中山装也就穿中山装了。

        那时候我刚刚作出“中山装”,很多人觉得是我入门的一个武器,就是我重新回到写实雕塑语境里面一个很好的武器。之前我不敢做写实雕塑。我怕一做写实雕塑,就变成原来的古典主义。

        99艺术网:现在整个雕塑界,还是有许多像古典雕塑那样的,塑造出人物,塑造出个体,是非常具体的那么一个形象,那么具像。

        隋建国:你说的算是一代人,像曹晖、李占洋、向京、广慈、陈文令,我觉得他们是继承了现实主义这个语言。在他们之前,比如我就没怎么继承现实主义语言,在他之后的,现在已经又有了两代青年雕塑家,也没怎么走现实主义的道路。我觉得他们是超越这条道路,超越这个方法的。

        99艺术网:就是他们的方法论已经变了?

        隋建国:我觉得是。他们是经过了观念艺术的洗礼,可以这么说。

        99艺术网:我们谈一下您这次参展(中国幻想)的作品,这次展览作品只是您未完成作品中的其中一部分,是指哪个作品?

        隋建国:我两年前找到了一副骨头架子,然后把真人的骨头架子每块骨头都放大了十倍,这就是一个骨盆,我把它放大了十倍。我是要把这个骨头架子放大十倍之后,再把它穿起来,让这个骨头架子能站立住,但是这个过程很漫长。所以有时候我就会拿出其中的一个部分先展一下。

        99艺术网:您是说完整的人骨头全部穿起来吗?

        隋建国:对,人一共有206块骨头。

        99艺术网:您为什么以骷髅架子为主题?

        隋建国:有两个关系,因为骷髅架子在我们学校就是一个教具,它是给学生讲解剖时候的一个教具而已。这个算是跟我最早的“衣文研究系列”有关系。我那个系列是把石膏像做成剥皮,那个石膏像也是教具。这个骨头架子在这方面也是跟我的职业有关系。另外就是之所以这个骨头架子能吸引我?也是因为生活经验。就是说我的年龄让我感觉到生命的终点已经能看得到了,要不然我不会有感觉的。

        99艺术网:呈现的是您个人的?

        隋建国:有个人的因素,其实所有作品都摆脱不了个人的心理因素。个人的心理会让您对这个东西产生碰撞。另外一个就是它跟我职业是有关系的。

        99艺术网:把它放大十倍的意义在哪里?

        隋建国:就是让它大一点,让你能看得见。

        99艺术网:其实小一点也能看得见啊。

        隋建国:小一点和大一点还是不同的。

        99艺术网:为什么现在大家一做就做大雕塑呢?

        隋建国:我现在逐渐地感觉到做大是一个风气,但是我已经先做了,没有办法。尺寸的巨大,跟中国这几年的市场发展有关系,由于市场发达,资金就比较充裕,艺术家也有了巨大的空间,他自然就想做大的作品。

        99艺术网:现在很多艺术家都说作品做得很大。做得很大的原因,可能首先是想有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力,可能背后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这种冲击力引起观众内心的打动。但往往在做的过程中,这个视觉冲击力反而大于了内心的感受。您在您的作品当中是怎样来平衡这两个关系的?

        隋建国:其实我是大的也做,小的也做。不太愿意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尺寸的基础上的。我差不多是当尺寸有必要的时候,才会把它做大。但往往这个尺寸会成为一个理由,它需要一个理由才可以做那么大,没有理由一般不会做的那么大。

        99艺术网:您说的是毛泽东那个手?

        隋建国:那个手是原大。因为在文革的时候,做毛主席像都要做12米。在“文革”的时候,大家估计毛主席能活120岁,所以就会做12米。还有一个12米的理由是因为毛主席12月的生日,他就12米。如果12米高的一个人像,这个手就是这么大。但是它不是原来的,是我根据记忆复制的。

        金融危机对我没有影响

        99艺术网:说到市场发展,最近这段时间,当代艺术这一块,经济不太景气,藏家也不轻易出手。

        隋建国:这种情况才刚刚一个月的时间,可是这种发达已经是两三年的事情了。

        99艺术网:还是有点人心恐慌,大家都不敢对当代艺术过多的涉足,包括某些拍卖行都把当代艺术这块给撤拍了。

        隋建国:这个还是因人而宜。可能有的人本来对当代艺术就没有兴趣,于是正好他就停了。本来他以为自己有兴趣,其实他没有,他只是跟着市场在走。但是那些有兴趣人是不会停止的。

        99艺术网:坚持当代艺术的人,真正对当代艺术感兴趣的人会对这个市场看好?

        隋建国:坚持当代艺术的人,不一定非要对市场看好。你看我做艺术至少有30年的历史,而艺术市场才五、六年的时间。那你说我前25年都干嘛去了。我总不可能说30年后一定会有市场,我要做,不会这样的。

        99艺术网:中国的艺术市场相对西方来说还是起步比较晚的,很长一段时间的火爆后现在的市场受金融危机影响比较大,您是怎么看这一现象的呢?

        隋建国:我觉得这是正常的。本来它就不应该是直线上升,而是应该有起伏的。只要是市场,就肯定有起伏,它不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你可以控制它,让它只往上升,不往下降。但最终你的控制能不能有效,也难说。

        99艺术网:现在金融危机,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降的很快,您有一些什么样应付的办法?

        隋建国:它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最早做艺术也没有考虑市场,那么现在它没有了,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99艺术网:我知道您的作品市场一直都比较好的,面对现在的金融危机,您的作品价格受到影响了吗?

        隋建国:其实我的作品也没有特别好的市场,一直都没有特别好,只不过是有市场而已。

        99艺术网:现在有没有感到一些金融危机方面的压力?

        隋建国:没有(笑)。

        99艺术网:为什么?

        隋建国:一直想要我作品的人他还来找我。

        99艺术网:因为大家都喜欢您的作品,所以没有感觉到金融危机。

        隋建国:也不是都喜欢。你看一看拍卖记录就知道了,我的作品参拍的记录很少。

        从大文化到自我化的转换

        99艺术网:我觉得其实做艺术的,不管是架上,还是雕塑、装置什么的,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大的历史背景在里面,一个美术史的语境在里面。

        您是怎样从以前古典雕塑的语言转换到现在这种当代的语言中来的?

        隋建国:很困难,我用了毕生的经历。

        99艺术网:具体用了多长时间?

        隋建国:很困难。其实我最早学的是中国画。在文革的时候,我当工人,我觉得自己一辈子就是工人了,中国可能永远就是这个样子。我应该找一点精神生活,于是我就拜了一个私人老师学中国画。后来大学开始招生,我才重新学习素描,就是西方的这一套,然后考了大学。但是我考的是雕塑,因为我在工厂的时候,发现我的手很适合做雕塑。所有的师傅都夸我手巧,那这个手光画画就可惜了,因为我用工具用得很好,于是我就学了雕塑。当然学的是古典雕塑。

        99艺术网:一直到近几年,之前学的都是古典雕塑?

        隋建国:其实我在大学学的是古典雕塑,但是在课外我已经开始自我启蒙,学习现代雕塑。

        99艺术网:怎么启蒙?

        隋建国:就是老师不教,但是我要自己学。

        99艺术网:怎么意识到这一点的?

        隋建国:我80年才上大学,那个时候,改革开放已经5、6年了,77年就开始改革了。就通过一些杂志、书籍接触到这些信息,因为那个时候就有文化启蒙。大家都开始对“禅宗”什么的感兴趣。那个时候我就想,我应该创造一种中国的现代雕塑,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但是当时我真的是下了决心,因为我觉得我学了中国画,我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我在学校里学的又是现代文化,那个时候我以为古典雕塑就是现代雕塑。但是我读的书是现代的,因为80年代是一个现实主义的启蒙,是现代画的启蒙。我想应该这样去做,于是就自己做了很多实验,那个实验现在都在起作用。

        99艺术网:是怎样的实验?

        隋建国:应该是现代主义色彩比较浓的,就是从材料入手。

        99艺术网:好像都是从材料入手的东西?

        隋建国:这是现代主义的基本方法,因为古典主义就是从形象入手,它要拷贝出来什么样的形象。那么现代主义不拷贝出来,那么怎么办?你不拷贝,做什么呢?就是你面对什么就做什么。但是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就找点破烂,泥巴、石膏之类的,就自己开始做。

        99艺术网:您之前看过一些西方现代主义的书吧?

        隋建国:我所想做的现代的中国雕塑概念,其实是从我读《禅宗》得到的概念。那时候有寻根热,构造文化寻根,可能是一个文化启蒙的必要阶段,你要找自己的根,老庄、禅宗什么的。因为禅宗在中国还是很迷人的。我觉得禅宗对中国当代艺术起到了特别大的影响,我也受到了影响。

        99艺术网:具体指哪些方面?

        隋建国:就是对待材料。最典型的例子,可惜不是我的作品,像黄永砯把中国美术史和西方美术史放在洗衣机里搅拌多少分钟,我觉得是很禅宗的作品。你不觉得吗?

        99艺术网:您一直在追求中国的雕塑?

        隋建国:我最早的时候是这样的,所以我说那个时候很幼稚。

        99艺术网:后来是放弃了,还是怎么样?

        隋建国:后来我到了北京之后,我发现也许现代性和当代性更重要,于是我想应该当一个国际化的艺术家。

        99艺术网:您理解的国际化是指什么?

        隋建国:就是说艺术语言无国界,不受文化的限制,我那个时候是这样想的。我觉得在整个“85新潮”艺术当中,这也是相当大的一个潮流。

        99艺术网:对。

        隋建国:于是我当时放弃了写书法,因为我是学中国画出身,所以每天都写书法。就是每天写一个小时的书法,是我每天学一个小时的英语所取代。

        99艺术网:您当时怎么有这么大的热情?

        隋建国:你知道它怎么能超越市场,你就知道了,就是一种对理想的追求,虽然很幼稚。

        99艺术网:但是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就是您理性地思考一下,突然把中国的东西放弃了,追求一些西方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隋建国: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因为人生没有弯路,就不好。

        其实我是从03年又调整了自己的想法,我现在认为,不用管传统还是国际,就做你自己就得了。

        99艺术网:做自己,是基于一种你基本上可以随意地调整已有知识的情况下,像我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就没有办法说做自己,因为我们不知道怎样才是最好的,我们现在还处在一个寻找阶段。

        隋建国:那就要寻找。但是我觉得如果有人说,你应该立足于传统,或者有人说,你应该立足于国际,你都不要相信。当然我也是在不惑,你就应该立足于自己。

        99艺术网:现在很多艺术家都是这样的,一问作品就说:我是在做我自己的东西,我不需要和任何人沟通,这就是我要做的东西。

        隋建国:我还没有那样,我觉得我很愿意跟人沟通。你做你自己,也应该跟别人沟通,没有问题。

        99艺术网:在您的作品中怎么体现出来的?

        隋建国:89年我是研究生毕业,到96年我做了大概七年的石头、金属、胶皮之类的作品,都是建立在材料语言基础上的。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跟以前禅宗的东西有关系,但是它的出发点,确实是自己的生活感受。

        99艺术网:生活感受为什么做石头?

        隋建国:做石头是这样,因为“64”之前大家太浮躁了,包括我自己。那么“64”之后,我觉得石头还是好的,它永远不说话。

        99艺术网:少说话多做事。

        隋建国:可是它硬,不那么好征服,我对石头有了这样的感觉,一直做到96年。97年就开始做“中山装”了。实际上这个阶段也是我逃避现实主义的阶段。那个时候,我认为一个艺术家要只做现实主义就太保守了,所以我一定要做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就做了那样的东西。结果后来人家问我的时候,我才想,看来是我有点怕现实主义,我想我应该终止自己的这种恐惧,我觉得应该改变一下,突然就发现中山装不错。

        99艺术网:中山装做了多少年?

        隋建国:“中山装”做了一年,98年又作衣文研究系列。后来我一直在做具像的东西,像恐龙之类的。



        集体意识在创作中的自然流露

        99艺术网:做恐龙的时候,我想起了Made in China。

        隋建国:99年。大概到03年,我觉得这些问题全部完成了。

        99艺术网:说到恐龙我就想起一个笑话,说有一个人出国,好不容易出国了,到了国外以后,买了一个东西,回去跟别人炫耀,这是从美国带回来的。然后那个人打开一看,上面有一个商标“Made in China”。

        隋建国:我发现恐龙,就是因为我差一点买这个恐龙像。我是去日本,这个故事说了好几次了,都不应该再说了。就是回来的时候,我想带点东西回来,然后他们有纪念品商店,我就去排队,挑了几个,像恐龙、海豚之类。因为要排队,所以我就拿着看,看看,发现“Made in China”,我把它们放下就回来了。但是这个事给我一个启示,我觉得这个东西在中国没有看到,那个时候中国市场不太容易看到。

        如果你现在去红桥市场,会看到很多出口转内销的东西,那个时候不容易发现。我觉得好像可以是一个作品,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做。那是96年的时候,到99年的时候我才知道怎么做。

        99艺术网:然后就把它放大?

        隋建国:放大。

        99艺术网:应该说您的作品还是显得有一些波普。

        隋建国:你要是这样归类也可以,要是归类的话,“中山装”也波普,“恐龙”也波普。因为有形象的东西,要不然就归到古典主义,要不然就是波普,没有办法,因为它是形象的东西,或者是卡通。

        99艺术网:在你做作品的时候,对商业社会有一些思考吗?

        隋建国:我当时做的时候,思考的不是商业社会,当时主题性是非常明确的,针对的就是“中国制造”。我觉得“中国制造”是一个经济的生态,是因为那个展览,当时那个主题就叫做“生态”,我等于做了一个命题创作,是策展人给我这个题目,然后我发现,“恐龙”其实是最好的迎合这个主题的作品。它一方面是一个真正的生态问题,因为恐龙的灭绝是一个生态的问题,另外“Made in China”,它又是“Made in China”的一个玩具,他提出了中国的经济生态,于是我就把它放大。

        放大是因为户外,深圳何香凝美术馆华侨城的外部空间里面。另外一个,这个放大是我重新使用现实主义语言的一个方法。我觉得要使用现成品的话,如果只是把它拿过来,放在这儿,未免太懒了,因为杜桑做的太早了。所以,我想也许我找一个方法,把它重新做过一遍,不管是放大,还是不放大,只要重新做过一遍,就是这个现成品是来自于现成品,但它不是现成的,这是当时的方法。

        99艺术网:您有一种观念在上边。

        隋建国:我觉得这个方法可以避开偷懒。其实也不严格,但当时我觉得还是一个方法。

        99艺术网:我发现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以前和一个日本的艺术家交流,发现日本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雕塑也好,很少带有一种政治倾向在里面,好像中国就有,是不是跟社会体系有关系?

        隋建国:可能跟咱们的社会形态有关系,就是政治问题太重要了。不管是政府,还是老百姓,大家都这么想。

        99艺术网:这个政治形态的问题,把它放到作品上,然后再把作品拿出去,出国的时候,其实是最好卖的,西方人最关注这一块?

        隋建国:我估计有一些误读。

        99艺术网:我也觉得是文化误读。他会觉得这一代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隋建国:但是我做的时候没有这样想。因为我做的时候,也没有想它会出国展览。但结果它出国展览了,我也没有办法。比如说,我这个“中山装”是97年做的,但实际上第一次出国展览是99年。因为“恐龙”是我99年做的,它第一次出国展览是03年。你就知道,当然这是我给自己辩解,我不是为外国人做的。

        99艺术网:面对西方人的时候,有没有受到一些西方人对您作品的一些偏见,因为他关注的是政治形态的问题?

        隋建国:对啊,只要不是艺术家都可以关心,他关心的一定是别的东西。有一些记者,如果他不是艺术杂志的记者,可能就会问一些社会、政治方面的问题,当然会遇到,这一点都不奇怪。

        99艺术网:您刚才讲,比如“恐龙”这些作品中,还是可以看到您有一种明显的责任感在里面。

        隋建国:对,我50年代出生,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一开始就想要做一个中国的现代主义雕塑,你看已经莫名其妙地走了一种感觉。我现在想尽量放弃,你看我说最好是做自己的,但可能潜意识里还很难。比如我当这个系主任,还要改造雕塑系,其实你要是为自己的话,你改造它干嘛?但这是我8年前做的事情。

        99艺术网:您马上还有哪个展览?

        隋建国:刚刚这个电话,有一个去台湾的展览。

        99艺术网:是明年吗?

        隋建国:就是春节后,2月6号。

        99艺术网: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来源:99艺术网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32(s)   9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05(mb)